国恒亡 《南明史》读后感10篇

时间:2021-04-04阅读量:111
国恒亡《南明史》读后感10篇《南明史》是一本由顾诚著作,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48.00元,页数:1142,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南明史》读后感(一):李定国  最早知道“李定国”这个历史人物,是在念小学时。

《南明史》是一本由顾诚著作,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48.00元,页数:1142,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南明史》读后感(一):李定国

最早知道“李定国”这个历史人物,是在念小学时。当时我眼红同学中有读《上下五千年》的,因此也装出一副爱读书的样子,缠着父母给我买了一套《上下五千年》。这书早就不知踪迹何在,但是我很清楚地记得,里面有专门的一个小节,谈到了南明时的抗清将领——李定国。书上那一幅小插画我也印象深刻,四位戎装的军人围在一个小石桌旁,一人站立,头戴垂着红缨的毡笠,双手抱拳,腰挎宝剑……这个站立的人,不用说,就是李定国了。《上下五千年》是适合童蒙未开的小朋友阅读的历史书,其上的文字极为浅近,要想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恐怕会很难!不知道为何,我会记得李定国这个人物,许是我特别喜欢那顶垂着红缨的毡笠的缘故。

又是南明,我总是会想到南明,真是一种莫名的缘分。或许就是为了那份可歌可泣,为了那份乱世情怀……

李定国本来是张献忠的四位义子之一,排行第二。张献忠在西充遭敌军射杀后,他帐下的四将军——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继续扛起大西军的旗帜,在残明,大顺军余部,与满清势力的空隙中悄悄存在。他们很明智地避入了云南,并在那片美丽的土地上,不断积蓄迫近的战争所要求的军事实力,也和明王朝的云南王公沐英的后代沐天波保持了相当友善的关系。

但是这个看起来比较民主的小政权,大西军的四将军政权,其主导者还是孙可望。因为孙可望本身也是张献忠四位义子中的老大;长兄若父,他自然会有很多额外的想法。在他的那个时代,泰西的英国还在资产阶级革命中拉拉扯扯,克伦威尔也登上了护国公的宝座;在那里都没有半点民主的气氛,我们怎么好要求古老中国的孙可望也扮演一个民主派的角色呢?所以,直到孙可望最终降清,李定国都是很本分地操持着小兄弟的事务,所谓的四将军议政并没有得到很好地施行,这一定程度上也深深地压抑了李定国。

不过,在孙可望变节以前,李定国可以全心投入军事指挥,却是毫无疑问。因为政治事务上,有他的大哥一手操办,所以南明军队(大西军已改编为明军)出滇抗清后,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当时的湖南战场,广西战场,再也看不到鞑虏横行肆虐的迹象。尽管这些胜利都局促在西南中南一隅,或许不会对于整个大的战争形势带来多大的改变,但这至少是一种为了恢复的努力吧?当时已经接近南明抗清斗争的尾声,南明势力大部分集中在川南,贵州,湘西,桂西,云南,是相当蛮荒贫瘠的地域,无论人力物力财力都是捉襟见肘,可是李定国指挥下的军队,却可以痛击那南下的蛮夷,实在振奋人心。假如不是因为孙可望急急忙忙想夺取永历小皇帝的帝位,还真说不准,天下会不会真地便是满清的。

李定国有两点很值得人们追慕。他实际上是一个农民起义军的将领,按理说,在孙可望想要取代永历皇帝,而自代之这件事情上,他完全可以站在自己的义兄那一边;毕竟,南明小朝廷从来没有给过李定国任何有实际意义的酬报,甚至,反而对起义军将领都是不很信任。然而,他却始终站在永历帝一边,一直扛着南明的旗帜。梁启超先生说二十四史就是那二十四姓的家族史,但在李定国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他对于历史的意识是超越了一家一姓的,他所热爱的,乃是那一个民族,不是为了明国,也不是为了大西军。

他的坚持,他的信念,也叫人由衷钦佩。在孙可望降清并帮助清军三路进攻云南之后,在云南大部失守之后,在磨盘山战役几告失败之后,在永历小朝廷流亡缅甸之后,甚至在永历帝被吴三桂杀掉之后,李定国都从来没有放弃他的抵抗。他的遗言是要儿子与故将继续抵抗:“宁死荒徼,无降也!”,惜之,他的后代李嗣兴不再有他那样的坚定,他的故将靳统武很快也亡故了。李定国死后不久,郑成功也在台湾病逝;他也许是死于那份懊悔,懊悔为什么几次三番都没有践行与李定国的约定,一起会师广东,光复神州。郑成功总是很精明,然而有时候,我们需要一点点宽宏与大气。

历史上比李定国有名望、有才华、有运气的人实在太多,但是能如他一样那么坚持的人,却很少,反正我孤陋寡闻中,知道的很少。我在读《南明史》最末尾时,感到彼时的天都是灰暗的,一切都没有希望了,但是书中的人们,例如李定国,却还在奋力拼搏与挣扎。李定国身上,有一种很咬牙的精气神,会让我一辈子都佩服。其实,论军事素养,他和早早叛降满清的洪承畴、吴三桂应该不相上下,但是论及个人品质与心怀胸襟,他又实在高出那二人太多了。假使正儿八经的明朝将领,都能如同这位起义军将领一样有着崇高的品性,有着不懈的坚持,哪里会使神州陆沉,使天下事不可为!

那个时候,洪承畴、吴三桂定然会说,明亡清兴乃是天数,天数岂可违?我只想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们这帮明国的臣子,谋都不谋一下,就索性丢开手,那老天爷自然乐得顺水推舟了……真叫人顿足长叹呀……

《南明史》读后感(二):南明史讀後

顧誠先生此書可以看出確是花了不少功夫和心血,是一本有功力的大作。比之於當下浮躁著述者,所勝不可以道裡計,余讀此書,斷續一月,前未聞顧先生大名,至讀其著作,方知其人其書,比之於老輩學人治學方法、歷史觀點,顧先生有其顯著之不同,然而擬之於馬克思主義史學,顧先生好像亦非全然皆是。總而言之,此書為一有自身特點,不囿於舊說,不受制于所謂“進步史觀”之限制的用心之作,有一讀之價值及必要。掩卷之餘,明末浩浩蕩蕩之過去,長歌當哭之陳跡又仿若近在眼前,金戈鐵馬、浩氣四塞之時代固然為過去,然而為時人鑒,為後人鑒,關於此段時期作其史、讀其史自有其必要。

余讀此書,首先當然為顧先生之廣收并蓄之史料蒐集而贊嘆,其論證皆有相當之史料做支撐,固非膚淺妄言之輩可比,然而也並非全無疑問,以史料做支撐固然有穩重之感,然而若史料本身既有極大之問題,這論證之結論恐亦大有問題了。不過這不是本文要討論的問題,就不多言了。下面略談談個人看法。

一、過於強調農民軍的作用

從李自成的大順軍到張獻忠的大西軍,在明末清初算是兩股很大甚至左右了歷史走向的軍事勢力,然而李自成自起兵時並不是一帆風順,和明軍之間的戰鬥絕不是一邊倒的勝利態勢,甚至可以說,若非有東北滿清的牽制,大順軍決不可能成如此大的氣候。至於李自成攻進北京,明朝滅亡,顧先生推翻了前人關於李自成大順軍腐化墮落導致一敗塗地的結論,相反認為正是由於農民軍沒有立即轉變為官僚化、地主化的勢力,才導致了失敗。這種看法固然很有新意,也有相當的說服力,然而如果李自成與北京的明朝殘餘勢力同流合污,相互合作,便真能開新朝之風氣么?這恐怕未必。地主階級、農民階級是有著濃濃意識形態的定性方法,李自成的起兵,打出各種政治口號,無疑是想收買農民的人心,然後隨著時間的推移,李自成等大順軍的上層人物絕非一如既往地保持所謂農民階級的特點和本性,所謂的地主階級的轉化恐怕在李自成縱橫西北時期就已經完成了。大順軍如此,大西軍恐怕也不能例外,明亡以後,南明對於農民軍隊起家的各種軍事勢力懷有相當的戒心這是毫無疑問,恐怕也是自然而然的,顧先生一味地指責南明官吏缺乏大局觀,沒有戰略眼光,無疑是以今人之標準衡古人之作為了。而這點,是顧先生屢屢在文中表露出來的。顧先生認為南明後期主要依靠農民軍的支撐,這點基本是正確的,但是先生好像忘了南明自上而下的組織系統仍然是與農民軍組織系統格格不入的明朝官僚體系,而離開了這一維持了數百年明朝統治的系統,我們說,恐南明亦不能稱之為可以和滿清抗衡的政權了。少了運轉流暢的官僚系統,農民軍亦不可能有大作為,這一點從其各個農民領袖接受明朝編制,受賜明朝官爵即可見一斑。故此可以說,農民軍對於南明史的作用似乎是有些放大了。

二、對明末吏治之持續性沒有深刻揭露

顧先生的南明史對於明末的人物有新的看法,其代表人物是史可法,他認為“史可法的一生只有两点值得肯定:一是他居官廉洁勤慎,二是在最后关头宁死不屈。至于他的整个政治生涯并不值得过分夸张。明清易代之际激于义而死焉者多如牛毛,把史可法捧为巨星,无非是因为他官大;孰不知官高任重,身系社稷安危,史可法在军国重务上决策几乎全部错误,对于弘光朝廷的土崩瓦解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這種看法可以備一種別樣視角來品評歷史人物。然而仍覺陷入對古人求全責備的高要求中而不知,明朝吏治中後期已經是腐敗異常,张居正改革后吏治亦未見有大的改善,以此種政治環境來苛求史可法力挽狂瀾,澄清朝野,然後還需振作軍事,連接明末人人視為反賊的農民軍,擊退滿清的鐵蹄來侵。未免要求太高了。若以此標準評價史上之忠臣,文天祥、岳飛等有幾人能合格?

三、氣節傳萬載,丹心與天齊

南明史是一部痛史,是異族入侵后漢族人民悲苦痛楚的一段不忍回憶的過去,然而反觀歷來異族入侵,無論是金、元、清等入主中原之際,都不乏忠臣義士泣血丹青、殺身成仁之舉,但似乎都沒有明末如此之深刻如此之痛切的,如果有什麽能稱得上是不朽,此即不朽。反觀,也有些搖尾乞憐,助紂為虐之輩,身後留下萬世駡名,為人所不齒。除此極端之二者,披髮入山、散入江湖形如野人之眾多明末縉紳士大夫,亦各有其人生軌跡,有其疾痛慘怛,有其憶苦思甜,有其亡國之痛,有其故國之思。遺民如此,貳臣亦各有其痛苦,很多都在清人之政治壓迫手段下苟延殘喘,徒呼奈何。痛定思痛后,需要的是對家國天下民族的思考,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

“梧州是广西东面重镇,为明广西巡抚驻节地。清军向广西推进时,明将陈邦傅在二十八日夜间弃城而逃,一时风声鹤唳,人无固志。苍梧知县万思夔用木头制作了一个大乌龟,命人拖着沿街大喊:“降敌者似此!”二十九日,李成栋兵接近梧州,明广西巡抚曹烨迎降道旁,口称:“烨不知天命,不早事君。使君怀怒以及下邑,烨之罪也。若以罪不赦俘诸军,惟命;若惠邀天之幸苟保首领,使得自新,君之惠也。”“涕泣不敢仰视。李成栋笑而释之。”

“药三桶,投在厢红旗下;火药、火器留用,贼官贼兵俱杀讫。本日未时,城内投出百姓男妇七十余名,男人分杀,妇女分留。……”这就是满洲贵族“仁义之师”的本来面目!”

“瞿式耜对他说:“城存与存,城亡与亡。自丁亥(1647)三月已拼一死,吾今日得死所矣!子非留守,可以无死,盍去诸?”张同敞毅然回答:“死则俱死耳!古人耻独为君子,君独不容我同殉乎!二人于灯下正襟危坐,夜雨淙淙,遥望城外火光烛天,城内寂无声响。”

“吉水人王宠,排行第八,人称王来八,自1645年起义兵,“出入吉、赣、临、抚间,骤发倏散,踪若风云,数百里地,敌骑阻绝,士民得安定,服明服者,皆来八力也”。1646年他兵败被俘,设计伪降,盛筵款待清军,用酒灌醉,夜间召集旧部全歼看守之敌,随即换上清军器械旗帜乘船进抵新淦、峡江,清朝知县出迎,都被擒杀,连克二城。清军主力来攻,王宠兵力不敌,战败后随机应变,在旗帜上大书“追剿王来八”,在乱军中大呼“杀贼”,乘清军错愕之际溜之大吉。1647年十月,清江西巡按董学成檄调各府县兵围剿,王来八战败,死于乱军之中”

“予以接济秦藩,师泊金山,遥拜孝陵,有感而赋。十年横海一孤臣,佳气钟山望里真。鹑首义旗方出楚,燕云羽檄已通闽。王师枹鼓心肝噎,父老壶浆涕泪亲。南望孝陵兵缟素,看会大纛纛龙津。甲午年孟春月,定西侯张名振同诚意伯题并书。”

“顺治十四年十月洪承畴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已经请准解任,回京调理。十月二十九日他在离任前的一件奏疏中说:“职经略无能,寸土未拓”,充满了颓丧情绪。不到半个月,他得到了“云贵逆贼自乱”的情报,兴奋不已,在十一月十二日转报清廷。同月十五日接到孙可望派人送来的信后,当即上疏说:“既有此情由,即系重大机宜,时刻难以迟误,职不敢以奉旨解任回京调理致误军机。”他再也不提年老失明,抖擞精神要为清廷金瓯一统效犬马之劳了。”

“甘辉被俘之后,同万礼、余新一起押到郎廷佐等满汉官员面前,万礼、余新下跪,甘辉踢之曰:“痴汉尚欲求生乎!”大骂不屈,英勇就义。

“吴伟业出于无奈给梁化凤写了《壮猷纪》,但他良心不昧,对出仕清朝深自痛悔,在一首词中写道:为当年沉吟不断,草间偷活”,到头来“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梁化凤统兵赴援,争先出击,得了头功以后又把部下的良马抽出供“满洲大兵”乘骑,让自己的部分士兵徒步为“大兵”开路。这种奴才气味十足的做法得到主子的赏识自在情理之中。战役胜利以后,他与巡抚蒋国柱“兵过无锡洛社,花货满载,牛羊络绎不绝,余可知矣。所掠妇人俱在苏州发卖,镇江凡失父母妻子者,贴票各府县寻觅甚众,无锡城门招子粘满”。这同张煌言军的纪律严明适成鲜明对照,谁是王者之师,谁是殃民之贼,难道还不清楚吗?”

“定国自知复兴无望,愤郁不已,五月十五日撰写表文焚告上天,“自陈一生素行暨反正辅明皆本至诚,何皇穹不佑至有今日。若明祚未绝,乞赐军马无灾,俾各努力出滇救主。如果大数已尽,乞赐定国一人早死,无害此军民”。六月十一日是李定国的生日,他从这天起发病,到六月二十七日病死于景线。”

“在南明为数众多的人物中,张煌言的地位并不显赫,然而在长达二十年的抗清斗争中,他历尽了艰难险阻,处处以大局为重,几乎是一位无可挑剔的完人。黄宗羲为他撰墓志铭说:‘今公已为千载人物,比之文山,人皆信之。余屈身养母,戋戋自附于晋之处士,未知后之人其许我否也⑤’可谓定评。”

“李国英奴颜卑膝地下令把自己所统四川绿营兵的马匹让给满兵骑乘,“鼓励汉兵荷戈步走”。十二月,穆里玛、图海带领的八旗禁旅也进至房县,从北面向兴山推进。”

以上摘錄自顧誠先生的《南明史》,最後以此詩作結:“八十日戴发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六万人同心死义,存大明三百里江山。”紀念江陰人民,同時身為現下的常州人,對當年江陰縣的上峰常州府官吏報以萬分的鄙夷。

《南明史》读后感(三):历史真的是一位小姑娘,任人打扮!!!

终于看完顾诚先生的《南明史》了,看的好累,这本书真的不错。

这段历史真的让人嘘唏不已,南明这群迂腐、内讧的人,真是痛惜,他们不作为导致中国再次亡国。

南明因为时间短,我在历史中根本没注意,对隆武帝、永历帝、郑成功、李定国、孙可望等这些人物基本还停留在教科书或影视剧阶段。

这本书彻底颠覆了我对历史的看法,历史真的是一位小姑娘,任人打扮!历史的真真假假,我已经分不清了。到底谁说得是真的和客观一点的呢?

彻底改变了我对“民族英雄”郑成功“的看法,彻底改变了对东林党的看法,彻底的改变我对黄宗羲、刘宗周、史可法的看法。

总而言之,这本书写的很好看,对南明历史感兴趣,值得反复阅读。

《南明史》读后感(四):比较中肯,值得一看

关于南明史,看过两个版本。一个是谢家桢版本,另外一个就是顾城先生的。顾城先生的,洋洋百万言,比较详细,考虑较为严谨,能够比较全面的反映那一段时间的大体历史面貌。同时,顾城先生在书里也渗透了自己的研究成果,那即是关于郑成功的评价,关于张献忠等人,做出了不同于以往的评价。对于南明史的入门了解,是一本不错的书。

而谢家桢老师的《南明史略》,首先就体例来说当然没有顾城先生的完备,同时囿于年代和时局所限,文字之间难逃马列史观的陈腐用词的影响,使得整个看起来稍有欠缺。但是难能可贵的,这本书里引用了很多一般人难以接触并深入阅读的的野史资料,因此读起来无论是从形象的生动性还是故事的可读性和代入感来说,都很不错……因此,这也可以说不一定是一部标准意义上的历史书,但也不能因此而贬低它的学术价值。

《南明史》读后感(五):一曲亡国悲歌

公元1644年,同时也是崇祯十七年、永昌元年、大顺元年、顺治元年,从年号中可以窥出此时的中国正处于多事之秋。这一年,李自成率领农民军攻破北京城,明思宗朱由检自缢;随即多尔衮和吴三桂的联军又在山海关前击败李自成,清军入关;不久张献忠在四川成都称帝,建立大西政权;另一方面,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称帝,延续了大明王朝。在中华大地上,出现了四个政权争夺天下的局面。

然而,不久后满清便席卷天下,推行民族压迫政策,遭到了广泛的反抗。明王朝不得不与农民军政权联合抗清。此时,民族矛盾已经超越了阶级矛盾成为了国内的主要矛盾。

在这样的背景下,李定国、郑成功、张煌言、李来亨等一批仁人志士高举抗清大旗,以复明为口号,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抗争。虽然各地的抗清斗争因为南明内部派系众多等客观原因最终都走向了失败的结局。满清最终还是一统天下,但这段抗争史历史应该被中华儿女所铭记。

诚然,现在的满族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不应该受到歧视。但站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满清是作为侵略者征服了中国。南明王朝从最初寄希望于“联虏平寇”到后来不得不与农民军联合很能反应问题。只可惜,由于南明政权内部缺乏强有力的领导核心,没有发挥出所有的战争潜力。尽管李定国有过“两蹶名王”的傲人战绩,南明政权还是在内讧中耗费了大量的财力、军力、时间。最终,永历帝被俘杀、李定国抑郁而终,各派抗清势力在失去了大旗后被清军各个击破。读完这本书,让人不胜唏嘘。

但是,我转念一想,这段亡国史还是给后人带来了经验。大明亡国300多年后,又一个更强大的异族再次从东北入关妄图“三个月内灭亡中国”。南京的“中央政府”不再妄想“联虏平寇”,而是和“农民军”联合起来战胜了强大的敌人,没有让历史再度上演。后来“中央政府”和“农民军”的争斗不谈,“抗清”的功绩是他们共同取得的。无论政治立场如何,“抗清”的英雄不应该被遗忘。下个月就是中华民族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了,在此还是要提醒自己,“以史为鉴,勿忘国耻”、“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南明史》读后感(六):顾诚翻案我八卦

顾诚这部著作给很多人翻了案,贤愚善恶都须重新认识。当然不是乱翻,要翻得有理有据。谨择其中显著者简要列举如下。八卦是我加的,和这书没关系,不加没人看。

【李自成】

以往——流贼,当代定义成农民英雄。

顾诚——攻占北京后并未“迅速腐化堕落”,反倒正是因为未质变,使原本已归附的士绅大失所望,乃至人心尽失。

八卦——丁玲是其后裔(有人信么?但她儿子就是这样说的,还有无聊之人“考证”出来)。

【史可法】

以往——民族英雄。

顾诚——不通权变,坐失事机,为南明延续不断的内讧埋下祸根,对弘光政权的败亡应负重要责任。

【马士英】

以往——权奸。

顾诚——希望和衷共济却被东林复社人士怀恨,后以实际行动抗清,大节无亏。

【阮大铖】

以往——最邪恶的和永不被原谅的人。

顾诚——仅因投机而触了东林党人的霉头,被误认为阉党。

八卦——才华横溢的戏曲家。长了一脸络腮胡。

【刘宗周】

以往——学者,绝食不屈而死,惨烈。

顾诚——迂腐偏狭,矫情做作。以身殉名,死了活该。

【黄宗羲】

以往——学者、思想家、遗民。

顾诚——极力攻击马、阮,诬蔑弘光帝及邹太后,观点被其创立的浙东史派沿袭三百年,流毒至今。

八卦——十九岁时进京当堂用锥刺死了杀父仇人,同龄的崇祯帝大为欣赏。后曾出使日本求救兵。

【王夫之】

以往——学者、思想家、遗民。

顾诚——信口雌黄,倒乱史事。

【何腾蛟】

以往——民族英雄。

顾诚——心理卑污,只图割据自雄,一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瞿式耜】

以往——民族英雄。

顾诚——结成楚党,为“五虎”撑腰,排挤堵胤锡。

八卦——受洗入基督教,圣名Thomas。

【堵胤锡】

以往——名声在殉节的何腾蛟、瞿式耜之下,往往被忽略。

顾诚——南明史上最杰出的政治家之一,摒弃陈见联合大顺余部抗清,但受何、瞿排挤,赍志以没。

【张家玉】

以往——虽然短期投降过李自成,但后来抗清不屈而死,依然属于民族英雄。

顾诚——这叫依据实际形势变化高瞻远瞩。

八卦——长相秀美如女子,外柔内刚。

【张煌言】

以往——民族英雄。

顾诚——鞠躬尽瘁,近乎完人,但反对郑成功攻台是其局限性。

八卦——爱幸美貌侍童杨冠玉,后来两人同日赴死,葬在一处。

【郑成功】

以往——民族大英雄。

顾诚——私心自用,暗藏野心,跟张煌言貌合神离。

八卦——母亲是日本人。长子和四子的奶妈通奸并生下儿子。

其实顾诚的主要观点很简单,我概括起来就是:

第一,门户偏见要不得。所以弘光党争的案翻了,史可法、刘宗周君子未必是贤人,马士英、阮大铖小人未必是恶徒,黄宗羲、王夫之虽然各有盛名,但未必是厚道人。

第二,阶级偏见要不得。所以永历党争的案翻了,何腾蛟、瞿式耜英雄未必无私心。

第三,民族大义要拎清。他的反清立场是非常鲜明的,这个就不细说了。

另外不得不说,这本南明史非常好看,即使你当作故事来看只看其中情节,也比什么谢国桢,司徒琳,还有樊树志的《晚明史》好看一百倍。

《南明史》读后感(七):名不符实的所谓力作

最近看了顾诚的南明史,很是失望,原因如下

1顾诚的作品吹捧农民军,贬低攻击清朝的立场很明显,这本不为怪,但关键一切都是要用历史资料来证明的,顾诚的书没有做到这一点,顾诚在此书前言中说清朝打断了中国历史的正常发展云云,但终书至终,没见过他对此结论有过详细分析论证.清初恶政投充逃人圈地等,在顺治年间,尤其在康熙亲政后予以废除,在江南所谓的资产萌芽数据中,清朝的数据都是明的三倍,清朝的康乾盛世在中国传统治下的封建之世下文治武功都可圈可点,国库年收入8000万两,而明朝洪武万历和成祖年间一切收入折算成乾隆年间也之有五千五六百万而已.清朝废除了人口税,废除了繁重的谣役.而顾诚对这一切都视而不见,没有证据的结论不是笑话又是什么呢?

2顾诚的结论严重篡改扭曲历史事实,比如再吹捧起义军的时候,说他们考掠的都是地主阶级,而自身没有腐化.事实是这样吗?多种明末历史资料已经表明的很清楚,一开始烤掠的是地主阶级,但不久发展到后来就在北京城公然强奸杀害民女,军纪败坏,而且开始拷掠起民众来了,十户一保,走脱一人,其他九人赔偿也.而顾诚竟然对这些历史记录一切视而不见,可见是选择性失明而已.还有何腾胶,说他如何割拘自保,恰不知道何治下的军队都各怀私心,其根本统率不了,何谈什么复兴?空口说白话而已

2此书了无新意.比如对史可法的失误评价,根本就不是顾想出来的,早在清代的南明史书中已经做出如此评论了,顾拾人之惠而已

综上所述,此书的价值唯在汇合了大量历史资料而已,没有什么新观点,所得出的结论也往往没有论证或经不起论证,名不符实的所谓力作

《南明史》读后感(八):“小我”之人若常在,国恒亡

我们读历史最主要的作用就是以古鉴今,帮助我们再次走上前人走过的路时明辨路上可能存在的风险与挑战,以更好的方法应对。从这个层面来讲我们看历史看的就是人,因为事情是人做的史书也是人写的,我们要学习的要反思的都在这些人身上。太史公的《史记》值得膜拜就因为太史公把人放在了历史的中心点,顾诚先生的南明史写的好不仅仅是因为那些颠覆常识的新认识,也是因为把人放在的历史的中心。在这本书里我们一次次的看到南明本可因人事而改写形势,又一次次的看到南明因人事而败给越来越坏的形势。人事能够暗淡形势,多在于人之私心太重,欲壑难平,不顾长远,毁坏大局,即我们汉语语义里的小我之人。

当年读驼庵诗话时,顾随先生讲中国后世诗人少伟大作品皆因小我色彩过重,只知有己不知有人,不仅诗人其实世人皆如此。一个小我的人难成伟大,原因在于可能其有雄才但是绝对因为太爱自己而缺乏注重整体的大略之心。一个小我之人必定是鼠目寸光之徒,即便是有雄才或能割据一方、也绝不可能长久。类似于南明这样的动乱年代里一个完美的中流砥柱应该是以天下为己任的雄才大我,因为以天下为己任,才能纵观全局扭转乾坤,也有舍身成佛的博大与坚强意志。可惜的是南明的不论弘光、隆武、还是永历其掌权者皆是小我之心过重,白白断送了我汉家河山。

明朝的灭亡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人事所决定,农民起义军与满清鞑虏与明朝权贵在生产力代表上差别不大,甚至可以说明朝在生产力、先进性的属性上是远远高于前两者的。明亡后,此起彼伏的拥明抗清起义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这一点,不是人民不选择明,而是彼时的崇祯皇帝放弃人民,崇祯皇帝的本意可能不是放弃人民只是其手下的妖孽执行过程中出现严重的偏差,国之将亡,必有妖孽,所谓妖孽者即是那些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小我之徒,而崇祯此人疑心过重,再加上明末无休无止的党争,清流隐于山,干城毁于佞,小人当道,国之不亡实属笑话,在这里惋惜明朝包括南明败亡就是因为实非天道之必然确因小我之人成必然,着实令人扼腕。

弘光一朝从建立之初就预埋着灭亡的种子,皇帝的迎立成为各方巩固权力,保障自身利益的筹码,在这过程中东林——复社自命清流之徒唯恐福王朱由崧的继位会再翻神宗之年的其祖母郑贵妃案而排斥东林党人损害自己的利益,在迎立问题上为求定策之功不顾长幼之序、地理之远近,一味主张拥立潞王朱常淓。其最大的恶果就是使东林在朝的实权人士史可法囿于门户之见而失去迎立之功,更使得马士英、高杰、刘良佐、黄得功、刘泽清等宵小之徒取得“定策之功”,手握大权、拥兵自重。更是加剧了弘光一朝的分化、内讧萎靡与不振。并不是说史可法大权在握就一定能中兴南明,但是史可法等东林党人在拥立问题之上小我之心颇重,至于左右迟疑,丧失定策之功以致大权旁落,而马士英之辈本就是贪图享乐之辈毫无建取之心,山河重整在这样的人手里只是幻想。

至于史可法之所以在迎立上左右犹疑,以至于大权旁落,皆因其小我,其左右逢源,想出不切实际折中的迎立远在广西的桂王,便是既想独揽定策之功获得实权,又不愿得罪东林党人获得清流美誉,可谓苦心孤诣。至于弘光既立,史可法也同四镇一个鼻孔出气,偏安江南不思进取,这固然有四镇恃病而骄、难以节制有着莫大关系,但史可法畏清如虎,只想安稳坐其督师阁部一职,才是他不知进取的根本缘由。史可法之小我一是在于门户之见颇重;二就是在于爱自己胜于爱国;三是同清流一样的毛病,爱名高于一切,归根结底还是爱自己;史阁部虽后战死扬州,气节在,但按其小我之心,究竟是殉国而亡还是殉名而亡真不得而知,只不过阁部之光依然彪炳千秋,不管还是爱名或是爱自己,阁部还是有一颗心给百姓和国家的,与高杰、刘良佐、刘泽清及其部下投降清朝,成为攻取南明的急先锋真是有天壤之别。

史阁部之小我,尚对得起自己的私德,而马士英、钱谦益等人真是小我的彻彻底底。钱谦益作为东林复社的领袖是最反对拥立福王的,可是知福王被立成定居之后直接倒了风向,当真是能伸能缩不负其“所学”。而马士英、史可法等实际权力掌控者竟然能天真的坚决执行“借虏平寇”的主义,真是想便宜的想的紧、爱自己爱的深,既不愿自己受罪,反想坐收渔翁之利。天底下哪有这般好事。弘光一朝在清军主力远攻陕西农民军、山东、河南义军蜂起之时竟以惧怕惹恼清军为由,放弃收复山东、河南,丧失了江南的屏障之地,以至于清军在腾过手之后迅速的消灭了南京弘光政权。在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及资源极大优势的情况下,弘光一朝绝大多数人物只以小我之心度时势,白白错失大好时机,使得南明局面进一步崩坏。由此可见,小我之于个人无可厚非,但当个人成为国家一部分并成为可以左右局势之时,再以小我之心度己度人,只能是又误了国家又误了性命。

弘光一朝是南明最有条件重整山河、收复失地,总体来看条件也是最优越的,惜哉主政者皆小我之人,私心自用。顾先生在总结弘光一朝灭亡时所写“朱由崧的昏庸荒淫固然是事实,作为皇帝自然要负重要的责任,但弘光朝廷继承的是党争、腐败和武将跋扈、忙于权力的再分配导致了内讧才是弘光朝廷瓦解的主要原因”,事事败亡皆由人,这段评语真可谓是一阵见血。

只不过即使有崇祯及弘光两朝的教训,南明的主要人物依然没有吸取,以小我的一点私念,事不临头不知急,火不烧身心不悔。隆武帝朱聿键同鲁监国朱以海的争立依然延续着弘光一朝小我独大的局面,拥立隆武的与拥立鲁监国的大臣们都想凭借拥立成功飞黄腾达,而被拥立者更是被推上皇帝的高位,就像那堆言情剧里讲的那样“皇帝那个位子坐上之后就是苦,可是有了那样的权力和富贵给你再多的苦,你舍得下来吗”。两位主要人物的争立更是进一步加剧了南明的内讧,双方互相挖墙脚,互相的诋毁与谩骂,真是深得中国人窝里斗厚黑学精髓,却未见在复国的大业上迈出多大的步子。顾先生在书里用了“私心自用”、“貌合神离”来评价这一时期的南明主要人物真是贴切至极,隆武朝实权人物跋扈自用、湖广总督何腾蛟只知一味鱼肉两湖、扩大个人势力、广西巡抚瞿式耜还在等着拥立桂王的时机,再一次错过了清军主力北归,江南兵力空缺的局面。我国的历史上留下无数团结一心的标语,留下千百万舍己报国的文字,最终却怎么也敌不过人心的私念,以至于那句“医人易、医人心难”在几百年之后还能让人嗟叹不以。

小我之人的害处还在于其“伪君子”之气甚重,因其小我所以不愿丧利更不愿丧名,明明是为着自己利益,也要打起“孔孟先师、君亲皇恩”的旗号来遮掩自己的目的,如何腾蛟与堵胤锡在收编大顺军余部的态度上,何腾蛟以小我忖度大顺军会威胁自己的势力范围,处处刁难;堵胤锡以大我看到大顺军战斗力对于复明的意义,一伪一真尽显无疑。管你何腾蛟口号名头叫的多响亮,也不过是一个伪君子的事实。

自隆武帝殁,永历一朝的抗清斗争已经彻底无整体的存在,各实权人物拥兵自重,继续在复明抗清的旗帜下做着自己五花八门的小动作。在这些人中顾先生在书里带给我们最大的颠覆就是对郑成功的认识,与我们传统认识中的民族英雄相比,郑成功此人不过是一个家族利益的代言者与维护者,虽然“遥奉永历”但竟垂涎资源丰饶的潮州,潮州本已跟随李成栋的反正归属与南明,郑成功这一举动加剧了清朝对于广东全省的侵略,可见正应了开头一句话小我之人、鼠目寸光,既知唇亡齿寒,却依然磨刀霍霍向同门。郑成功只站在郑氏家族的立场也就不难理解之后其对于李定国会战广州的计划推脱不力,致使南明最后一次的复兴机会败亡,郑成功其人虽为收复发展台湾立下汗马功劳,但为人狭隘性格猛烈、私心自用,不为忠臣只为忠己。

对于湖南督师何腾蛟来讲,还是顾先生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讲的最为贴切,用人不可用小我之人也是真理,因为不定这些小我之人先来挑动一场窝里反,自以为坐收渔翁之利,反坏了全局丢了卿卿性命。何腾蛟此人先是怨恨陈友龙降清时攻击自己家乡,竟在陈部反正收复湖南之际派兵偷袭,更有为求将收复湖南之功归入麾下,不考虑自己的才智兵力,强硬调走战力强悍的忠贞营,最终导致全局一败涂地而自己也被俘杀。此人一生以小我安身立命,最终算是死于自己之手,当真是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

至堵胤锡病死,南明可谓无忠臣以,堵知辅为这一时期最为大我之人,眼界之开阔、心胸之宽广、对国之中心,无人出其右,奈何时不我与,人人自保、致使空留遗恨。南明此后抗清斗争尽赋予以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为主的大西军,记得有位作家说过权力这东西就像小孩吃糖,吃了一颗还想继续吃,大西军诸人既非圣人,也非南明本来的忠臣,有了权力之后私心自用也是不难猜测的,失败也是必然的。

纵观整个南明史,其复明机会多多,却总是丧于人手,而与大多数南明忠臣相伴的总是一个私心自用,并非历史必然,而是这些小我之人生生把历史逆转,我们既然要学历史,也但愿当权者多多看看这部南明史。

《南明史》读后感(九):文章不写一句空——评顾诚《南明史》的治史方法与治史精神

南明史是一段痛史。

《南明史》是一部痛史,读之每每令人掩卷,悲从中来。

读此书常想起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中的一段话:“……由于种种的错误却不幸换来了清朝的入主,人民的血泪更潸流了二百六十余年……”

本书以马克思主义史观为立场,以农民起义军及其领袖为主角,以民族斗争、阶级斗争为主线,是以在当前的非御用、非敕定的历史研究书籍中显得尤为异类。作者顾诚先生用力至深,投入感情至深。

本标题所统领文章为转载,原文网址:

http://std.xjtu.edu.cn/xinxi/show.php?id=8093

文章摘录:

1、“读《南明史》后记得悉,该书初稿早在7年前便已完成,尽管出版社编辑的催稿信多达几十封,顾诚却迟迟未敢出手,原因在于他认为许多头绪未能充分理清,不少关键问题缺乏可靠的文献。据熟悉顾诚的人讲,以当时顾诚掌握的史料规模,大大超过国内外已出版的南明史著作,如谢国桢的《南明史略》(1957年)、美国史家司徒琳(L.A.Struve)的《南明史》(1984年)南炳文的《南明史》(1992年)等。自文革末期以来,顾诚便穿行在北京、南京等地的图书馆和档案馆之间,抓住对读书人来说查阅史料的难得时机,10多年如一日,在浩如烟海的故纸堆中辑微钩沉,发掘出大量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一手史料,积累的笔记盈数尺之高。若按常例,如此丰富的史料基础,出一部笑傲史坛的大作绰绰有余。况且众所周知,任何历史事件和人物的史料永远是不完备的,写史向来是看菜吃饭,量体裁衣,有多少史料做多少文章,难以澄清的问题不妨搁置起来,待时机成熟再拣起不迟。有取巧者甚至没有多少史料或者只用少量二三手史料、一两本外文书便可作出大部头史作。

然而,顾诚却抱着穷根究底、求真求实的决心,最大限度地搜求有关疑案的蛛丝马迹。仅为核实西南明军和永历朝廷的内容,他在查尽北京收藏的云南地方志后,又赶赴云南考察。在昆明一个多月,他从早到晚将自己放逐在云南博物馆和省图书馆内,遍阅馆藏的地方志和相关典籍。以诸如此类的韧性,他“反反覆覆地查找材料,增删修改,许多章节是改乱了重抄,誊清了又改,一拖就是5年。”该找的地方都找了,改查的书都查了,直至有一天他感到“凭借个人绵薄之力想查个水落石出,可谓不自量”后,才决心结束这番艰苦的学术之旅。”

2、“他一反习见的认识,将清王朝的建立看作是破坏并阻碍了社会生产力进步、打断了中国历史正常的发展进程的一个事件,是中华民族内部一个落后的、人数不多却又十分骠悍的满族的上层人士同汉族中最反动的官绅地主勾结在一起,窃取农民大起义胜利果实的产物。其基本论据为:明中期以前,我国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中期以后在科学技术等方面虽渐有落后,但到明末为止同西方的差距仍然不大,末代皇帝崇祯还孜孜引进西方科技和新知识。大顺军接管整个黄河流域也对社会生产力几乎未造成破坏,且狠狠打击了严重阻碍生产力发展的贵族官绅势力。如果这一势头不被满族贵族和变节的吴三桂等汉族官绅打断,中国社会将在明代既定的基础上实现较快的发展,近三百来年的历史也许是另一种样子。而清的建立却以全国生产力的大幅度破坏为代价,稳定后的统治虽被人吹捧为康雍乾盛世,但正是在所谓盛世期间,中国同西方社会发展水平的距离越拉越大。换句话说,顾诚认为明清的易代乃是影响中国近现代历史进程的一个重要关节点。当然,他并不否认清王朝的积极历史作用,即‘对于多民族国家的奠定起了重要的积极作用。’从而避免了认识的偏颇。”

《南明史》读后感(十):除了感叹,又能如何?

这本书由于读的时候正在期末,我只读了前面的四分之三,未能读完。

书写得超级好,以至于现在我脑海中仍有清晰地印象。

其实读了本书,不难发现南明政权的灭亡主要在于以下几点:

1.信息不通。朝廷消息闭塞,不能了解全国的抗清局势。

2.朝廷大小官员不能共同御敌,而是热衷于追名逐利。

3.地方势力尾大不掉,中央难以令行禁止。

这就使得满清区区万余人武装,竟能踏遍中华南北。

当然通过读别的书,还发现了一些当时的其他情况:

1.明亡清兴之际恰逢地质年代的小冰期,气温降低,粮食减产,导致农民起义。这同时可能也造成东北的局势发生动荡。

2.当时其实相当数量的明军和清军部队已经使用上了火枪,以及火炮,双方均与世界先进保持同步。但自从清朝后,相当长时间内再无先进外敌,加上海禁,造成工艺落后。

明王朝的衰落,恐怕要从建立时埋下的种种隐患说起,其后期的暗昧与腐朽与后来的清王朝面对西方列强的先进文明时,又何其相似。

正所谓:明人不暇自哀,而清人哀之;清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上一篇:泰戈尔诗集读后感 泰戈尔诗集读后感10篇下一篇:ourstar 《The Fault in Our Stars》读后感精选10篇
关键词:
明史读后感

热门tag